首頁 > 圖片新聞 > 正文

【我們的節氣】秋分:從此朝朝不如暮暮

日期:2018-09-23 10:28:01   來源:中紀委網    點擊:

  今日秋分。

  秋分,是農歷二十四節氣中的第十六個節氣,也是秋季的第三個節氣。它平分了秋季,也平分了晝夜,平分了寒暑。《春秋繁露》中說:“秋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由于這一天太陽到達黃經180°,幾乎直射地球赤道,因此全球各地晝夜等長,秋分過后,則北半球開始晝短夜長,我們所遇見的朝朝短過了暮暮。

  前段時間,北方已經陸陸續續感受到了秋的降臨,而此時此刻,秋天的腳步也已然踏入了南方的土地,帶給人們秋高氣爽與晴空萬里。雖然在古代的詩文里,一到秋天,一遇上秋風秋雨秋葉秋霜,總是凄凄慘慘戚戚,似乎在這個季節文人們總會有點悲傷。中國人叫傷春悲秋嘛,這一“習俗”自宋玉開始就有了,他說“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在草木搖落的蒼茫里又是失落又是悲哀,等到杜甫說“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又有一種沉郁悲涼。

  可能秋天就是讓人聯想起肅殺、凄涼,想到落葉、凄草,沒有春天的生機勃勃,沒有夏天的烈日炎炎,可是啊,秋天卻獨有一種磅礴和大氣。劉禹錫說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我們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百舸爭流,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縱目所見,秋是何等爽朗與開闊啊。

  秋分三候

  一候雷始收聲。古人說雷在二月陽中發聲,那時候陽光開始燦爛明媚,而到了八月陰中則收聲,入地,萬物也就跟著入地了,陽光也開始衰微,沒有了烈日炎炎,秋陽溫和照耀大地。

  二候蟄蟲坯戶。坯戶,謂昆蟲在地里封塞巢穴。秋天到了,寒氣愈重,天氣愈冷,蟄蟲開始入地封塞巢穴,準備冬眠。王安石就說“忽忽遠枝空,寒蟲欲坯戶。”

  三候水始涸。古人認為水本氣之所為,春夏氣至故長,秋冬氣返故涸也。春夏雨水多,水長,秋冬降雨量則開始減少,天氣也干燥,水汽蒸發快,因此湖泊河流的水開始變少,有些甚至呈現干涸。

  秋分風物

  郁達夫說北京的秋天,有著陶然亭的蘆花、釣魚臺的柳影、西山的蟲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鐘聲。即使不出門坐在院子里,也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綠的天色,聽得到青天下馴鴿的飛聲,從槐樹葉底可以朝東細數一絲一絲漏下來的日光,或者在破壁腰中靜對著象喇叭似的牽牛花的藍朵,自然而然地感覺到十分的秋意。

  老舍也說北京的秋天,他說秋天一定要住在北平,因為北平的秋天沒有一樣不令你滿意。天氣不冷不熱,吃的樣樣都有,羊肉正肥,螃蟹下市,栗子香飄,西山有紅葉,北海可劃船,嘖嘖嘖,真是一場秋天的幻夢,讓人忍不住想要大夢一場,在最美的秋天做最天真的夢。

  前人的文字真是浪漫多情啊,寫一個秋天都是風情萬種,是詩詞之外的另一種美。繁忙的生活或許讓我們很難領悟到秋天的美,只會在秋風起的時候道一聲天涼了秋來了,但是如果去翻一翻前人的文字,我們大抵還是能尋找到一些詩意的。

  但我卻想到了螃蟹。這個季節啊,就該吃螃蟹。一盞菊花酒,一盤肥蟹,想起舊時文人余錢買酒賞菊配蟹,自有一種風味在。《紅樓夢》里吃螃蟹,那是一種講究,湘云和寶釵在藕香榭設宴,藕香榭蓋在池中,環境是一等一的風雅,山坡下兩棵桂花開得正好,池水又碧清,坐在藕香榭里上看得到秋天最美的風景,而視野開闊,敞亮又清亮。吃蟹也有講究,吃前要用菊花葉桂花蕊熏制的綠豆面來洗手,吃后還得賦上菊花詩和螃蟹詩,真是風雅。黛玉就寫:“鐵甲長戈死未忘,堆盤色相喜先嘗。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多肉更憐卿八足,助情誰勸我千觴。對斯佳品酬佳節,桂拂清風菊帶霜。”

  不過我們也就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塊兒,上一盤蟹,沾點醋,慢慢吃,溫文爾雅不起來,左手右手一起上,倒是另外一種風趣了。蟹的做法當然多,常見得是水煮、清蒸、醉蟹、螃蟹炒年糕等。清蒸有的時候是什么都不放,有的時候要還會加點火腿提味,事實上啥都不放,才是最好吃的。用水煮或清蒸,用蒜末姜末調醋,沾著吃,還有更美味更鮮純的嗎。所以早前李漁也說了,“凡食蟹者,只合全其故體,蒸而熟之,貯以冰盤,列之幾上,聽客自取自食。剖一筐,食一筐,斷一螯,食一螯,則氣與味纖毫不漏。出于蟹之軀殼者,即入于人之口腹,飲食之三昧,再有深入于此者哉?”

  不過到底秋天啊,是涼起來了,人們常說一場秋雨一場寒,每次下雨,都要添衣,添著添著,就入冬了。秋天里陽光好起來那是真的好,秋風吹過來那也是真的舒爽,菊花開,桂花開,金燦燦一片。這時候如果遇上大晴天,記得抬頭看看天,出去吹吹風,不要辜負這大好的時光。

 

   秋分讀詩

詠廿四氣詩 秋分八月中

唐·元稹

琴彈南呂調,風色已高清。云散飄飖影,雷收振怒聲。

乾坤能靜肅,寒暑喜均平。忽見新來雁,人心敢不驚?

中秋對月

唐·李頻

秋分一夜停,陰魄最晶熒。好是生滄海,徐看歷杳冥。

層空疑洗色,萬怪想潛形。他夕無相類,晨雞不可聽。

次韻子我秋分一首

宋·劉一止

山中秋已半,蓬蓽晏方開。不聽夜蟲話,焉知節物來。

紫珠猶臥穗,青蕊未浮杯。欲射系書雁,非關烹不才。

秋分后頓凄冷有感

宋·陸游

今年秋氣早,木落不待黃。蟋蟀當在宇,遽已近我床。

況我老當逝,且復小彷徉。豈無一樽酒,亦有書在傍。

飲酒讀古書,慨然想黃唐。耄矣狂未除,誰能藥膏肓。

  (申屠)

返回頂部
cba2018 19赛季赛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