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片新聞 > 正文

稻花香里說豐年——品味詩詞中的豐收時刻

日期:2018-09-23 10:23:49   來源:中紀委網    點擊:

  今天,秋分,首個中國農民豐收節。豐收時刻,普天同慶,我們歡喜,我們記錄這歡喜。讓我們走進詩詞中,體味古人對豐收時刻歡喜的記錄吧!

  詩經·豐年——玩轉“大”數據,從那年的豐收開始

詩經·豐年

豐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廩,萬億及秭。

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皆。

  我國古代稱國家為社稷,社是土神,稷是谷神。人民的生存依賴農業生產,政權的穩固也要以農業生產為保障。西周,以農業為基礎,農業的收成在當時必然是朝野上下最為關注的頭等大事。《豐年》應當是遇上好年成舉行慶祝祭祀的頌歌。

  詩的開頭很有特色。它描寫豐收,純以靜態:許許多多的糧食谷物(黍、稌),貯藏在高大的倉廩中,有多少呢,“萬億及秭”!不是現代人才用“大數據”,古人已經在用“大”數據啦!

  歸園田居·其三——田園風鼻祖的“笨拙”與愜意

歸園田居·其三

魏晉:陶淵明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違。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起句平實自如,如敘家常,就像一個老農在和你說他種的那塊豆子的情況,讓人覺得淳樸自然,而又親切。陶淵明是中國第一位田園詩人,被稱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但他畢竟士人出身,躬耕田畝缺乏經驗,“草盛豆苗稀”,因此豐收與否,也就可想而知了。

  為了不使豆田荒蕪,到秋后有所收成,陶淵明披星戴月、早出晚歸,還是很辛苦的,可這是詩人樂在其中,是他最大的樂趣。為了不違背躬耕隱居的理想愿望,農活再苦再累又有何懼?那首先是心靈的豐收!

  過故人莊——一頓燉小雞引發的日記

過故人莊

唐代:孟浩然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這一開頭就像是日記本上的一則記事。故人“邀”而作者“至”,文字上毫無渲染,開門見山,招之即來,簡單而隨意。而以“雞黍”——小雞和小米相邀,既顯出田家特有風味,又見待客之簡樸。正是這種不講虛禮和排場的招待,朋友的心扉才往往更能為對方敞開。

  孟浩然是政治追求不順遂之人,但在這里把名利得失忘卻了,就連隱居中孤獨抑郁的情緒也丟開了。“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詩人深深為農莊生活所吸引,于是臨走時,向主人率真地表示將在秋高氣爽的重陽節再來觀賞菊花和品菊花酒。淡淡兩句詩,故人相待的熱情、作客的愉快、主客之間的親切融洽,都躍然紙上了。

  過山農家——你怠慢了我,我一笑而過,因為今年這么多收獲

過山農家

唐代:顧況

板橋人渡泉聲,茅檐日午雞鳴。

莫嗔焙茶煙暗,卻喜曬谷天晴。

  顧況的這首六言絕句質樸清淡、蕭散自然,寫出了地道的農家本色。

  “莫嗔焙茶煙暗,卻喜曬谷天晴。”詩人到了山農家后,正忙于勞作的主人對他講:您別怪罪焙茶弄得屋里烏煙瘴氣,將就著在破茅屋里歇歇腳;可喜的是今天正好有大太陽,場上的谷子要趁晴曬干,分不開身來招待您,請千萬包涵。山農的話語神情口吻無一不肖,生動地表現了山農的樸實、好客和雨后初晴之際農家的繁忙與喜悅。而首句“泉聲”暗示雨后,次句“雞鳴”逗引天晴,更使前后幅貫通密合,渾然一體。

  憫農二首——謝謝你,讓我兒時就懂得了豐收的不易

憫農二首

唐代:李紳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

四海無閑田,農夫猶餓死。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這兩首詩所抒寫的內容是人們經常接觸到的最熟悉的事情。但是,熟知未必真知。豐收背后是什么?詩人不是空洞抽象地敘說和議論,而是采用鮮明的形象和深刻的對比來揭露問題和說明道理。他從“四海無閑田”的大豐收景象里看到“農夫猶餓死”的殘酷現實;他從天天接觸的豐收果實“盤中餐”,聯想到烈日之下勞作農民的滴滴汗……

  這兩首小詩,在百花競麗的唐代詩苑,同那些名篇相比算不上精品;但它卻流傳極廣,我們從兒時即吟誦、品味,伴隨著師長的教誨沁入心脾。每當生活中有浪費奢靡,每當奮斗中有懈怠懶散,這些詩句就會從我們內心和記憶深處浮現出來,給我們警醒,給我們力量。

  社日——豐收時刻,我也是醉了

社日

唐代:王駕

鵝湖山下稻粱肥,豚柵雞棲半掩扉。

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歸。

  古時的春秋季節有兩次例行的祭祀土神的日子,分別叫作春社和秋社。這首《社日》雖沒有一字正面描寫作社的情景,卻描繪出了這個節日的歡樂。

  詩的一開始不寫“社日”的題面,卻從村居風光寫起。鵝湖山這地名本身很誘人,鵝鴨成群,魚蝦滿塘,一派山明水秀的南方農村風光。后兩句寫“社日”正題。詩人沒有就作社表演熱鬧場面著筆,卻寫社散后的景象。春社散后,人聲漸少,到處都可以看到喝得醉醺醺的村民,被家人鄰里攙扶著回家。“醉人”這個細節可以使人聯想到村民觀社的興高采烈,暢懷大飲,而這種欣喜之情又是與豐收分不開的。

  游山西村——我陸放翁一定會回來的

游山西村

宋代:陸游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

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

  這是一首紀游抒情詩,詩人緊扣詩題“游”字,首寫詩人出游到農家,次寫村外之景物,復寫村中之情事,末寫頻來夜游。所寫雖各有側重,但以游村貫穿,并把秀麗的山村自然風光與淳樸的村民習俗和諧地統一在完整的畫面上。

  此詩題材比較普通,但立意新巧,手法白描,不用辭藻涂抹,而自然成趣。特別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句,流暢絢麗、開朗明快,是游歷故事更是生活感悟。如此的農家豐年,如此的心得收獲,所以也就難怪詩人意猶未足,故而筆鋒一轉:“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這里春明景秀、人壽年豐,我陸放翁一定會回來的。

  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我在田園豐收中治愈

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

宋代:辛棄疾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這首詞的題材內容不過是一些極其平凡的景物,語言沒有任何雕飾,層次安排也完全是聽其自然,平平淡淡。然而,在看似平淡之中,正是作者忘懷于大自然所得到的快樂。

  “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說豐年的主體,不是人們常用的鵲聲,而是那一片蛙聲,這正是詞人匠心獨到之處。我們也儼然聽到群蛙在稻田中齊聲喧嚷,爭說豐年。

  其實,對于辛棄疾來說,過田園生活他曾經是排斥的。《鷓鴣天?有客慨然談功名因追念少年時事戲作》里說“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他渴望“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卻一生未果。而給他治愈的,恐怕就是這田園生活吧。《清平樂?村居》中寫道:“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吳音相媚好,白發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詞人描繪了一家五口在鄉村的生活情態,構思巧妙、新穎,色彩協和、鮮明,栩栩如生、有聲有色。如果不曾治愈,怎有如此生趣?歸于田園,融于自然,忙于勞作,喜于豐收,在這里,誰能不被治愈呢?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慕振東|整理編寫)

返回頂部
cba2018 19赛季赛程表